素闲人麦走啦

瑞嘉雷卡真好吃

第一次发卡米尔相关,有点小激动哦呵呵呵,一次热缩片尝试,效果不错

花吐梗……本来还有几个的,懒……

玩少年的阿毛:

悄咪咪把自己微博上的东西搬过来,为凹凸做点贡献……(其实大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我太喜欢小嘉嘉了。)
这是一个十分正经的手作小嘉嘉挂件的教程(๑•̀ω•́๑)。难道把这可爱的小男孩(?少年)握在手里不是人生理想吗?!(危险发言。)

嘉德罗斯:“格瑞!打架”
格瑞:“……不打”

AC:

#求扩##转发抽奖#
凹凸世界雷卡抱枕,转发抽一位赠送抱枕和特典,每位转发的朋友只要截图发送给淘宝“起伏动漫”客服,都可以获赠一份特典
店铺名称:起伏动漫
lof不能放不能放淘宝码!劳烦大家手动了😭😭😭,搜索起伏动漫即可!

十年 壹

生命诚可贵:

修真界本是没有仙宴的,但是自从金光瑶的事情之后,各派以“了解各门派大事以防谋私维持和平”为由开办修真界的仙宴,其实说白了也就是门派与门派之间的勾心斗角,栽赃陷害罢了,拉着几个独立于世的散人当见证者或和事老,浮生身为散人,简直憋屈死了。
孟瑶见自己师父慢悠悠的骑着马,不禁问到:“师父,你不是要去参加宴会吗?为什么不早点到呢?而且为什么是骑马而不是御剑?”
浮生看着周围的风景晃荡:“阿瑶,御剑虽然快,但是看不了风景,多无趣啊!再说了,这个宴会本来我就没有想参加的想法,巴不得下次别请我呢!”
孟瑶的眼皮抽搐。
由于孟瑶带着面具,所以浮生压根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所以浮生继续毫无止尽的抱怨着。然而孟瑶却完全没有听下去,心想着既然是修真界的仙宴,那金凌应该回来吧,那孩子是他看着长大的,这么早就当了家主,都是他害的,想到这,不免有些心疼。还有二哥,不,现在他是姑苏蓝氏的宗主,而他只是一个普通人,有什么资格再叫他二哥呢。孟瑶露出一丝苦笑,再也回不去了。
“阿瑶?阿瑶,阿瑶你想什么呢。”
“啊?没什么,只是在想还有多久才能到,哎对了师父,仙宴是在哪里举办的?”孟瑶回过神来,虽然是个托词,不过,他还真不知道仙宴在哪举办,这一路一直都只是跟着浮生走。
“哦,仙宴啊,为师记得上一次举办是在云深不知处,这次……”浮生托了托下巴,“应该是在金麟台吧。按照我们这个速度,半个时辰就能到了。”
“应该……”孟瑶的嘴角抽搐,这个师父,从来不靠谱。不过去金麟台,二哥…… “放心吧徒弟,为师记忆力不错的,有我在,没意外。”
孟瑶嘴角再次抽搐,就是因为有你在,所以意外才那么多的好吗?遇到你之后,人生处处是意外啊!
但这些孟瑶却没有说出口,只能默默骑着马祈祷自家师父没记错地方。
半个时辰后的金麟台
浮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磕葡萄,孟瑶边想着奇迹降临了师父居然没记错一边坐在边上看着离两人位置不远的一个座位,那是姑苏蓝氏的位置。
“你看,那就是浮生。”
“我知道,不过她居然收了徒弟,那徒弟真可怜,要知道浮生可是人人皆知的三无啊!”
“可不是啊!他那徒弟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啧啧啧可惜了。”
“这浮生也是,不过是个散人,竟敢这样嚣张,之前几个门派请她参加,她居然拒绝,而且还将几个亲自去请她的人打伤了,太过分了,这次她居然来了,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浮生还是自顾自的磕葡萄,孟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自家师父打伤人那件事其实自己也是参加了的,不过丢了点暗器没出场,所以没有人知道。不过孟瑶毫不在意这件事,因为是他们先动手的。
不过……
“师父,为什么他们说你三无?”
“啊?”浮生吞完一颗葡萄,拿出手帕擦了擦手和嘴,“三无?哦,无家世,无原则,无立场。”
孟瑶转过头不想说话,确实,师父无家世,而且没原则,要说有的话也是有的,于师父而言,做万事都要开心就是原则,无立场,再用师父的话就是说,在哪边对我更好我就在哪边,嗯,说到底还是有立场的吧! 再说了,这样子都还能当散人,说明自家师父是真的很厉害的。
胡思乱想了一会,孟瑶又把目光转移到那空无一人的位置上。都要开始了,二哥怎么还没来?他一向是准时的。这样想着,便倒了杯茶给自己。
仙宴的入口缓缓来了个人,云纹抹额衬着那人的风华年少,深色的眼眸显得那人温文尔雅,嘴上带着淡淡的笑,只是脸色略显苍白。
“蓝宗主。”各位家主分分向蓝曦臣行了礼。蓝曦臣也以笑致意了。
蓝曦臣环视了仙宴四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那个人果然不在这,还期待着什么呢。走到自己的位置,突然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青衣,未束发,但却带着强烈的熟悉感。
那个人对自己的目光,莫名的笑了一下,然后低头喝茶。
像极了他的阿瑶……
孟瑶此刻内心:要死了要死了,刚刚正好对上二哥的目光,为什么看见他自己就会想笑,完了完了完了。



——————————TBC————————
这是十年的第一章,真的挖坑了……
这一张主要写的是关于师父的,把师父大体介绍了一下主要是想说,瑶妹你放心谈恋爱,师父给你撑着呢。

十年 序

生命诚可贵:

人物归墨香铜臭大大。ooc归我






修真界除了修真之外最大的乐趣,就是八卦,纵然是修养再好的姑苏蓝氏,也有喜欢私底下传八卦的少年,继夷陵老祖魏无羡之后,兰陵金氏金光瑶的事情各门派的饭后茶点八卦了。


第一年,各门派传的沸沸扬扬,五句话离不开金光瑶。


第二年,风头仍很大。


第三年,依旧是没有下降的趋势。


直到第十年,金光瑶的事情才逐渐从人们的口中淡去。


“蓝湛,泽芜君最近好点没有?”魏无羡挂在蓝忘机身上边数着地上的兔子边问到。


兔子们被照顾的不错,十年来大兔子生小兔子,小兔子长大再生小兔子,小兔子长成大兔子之后再生小兔子,如此循环不断的繁衍。本来就一窝的兔子布满了草地。在不知死活的兔子们不知道第几次跑到蓝启仁的房间里并把他的房间变成兔子窝之后,忘羡夫夫决定去祸害别人,至于为啥不放生?魏无羡表示:我的兔子我都没吃到一口,怎么可以给大灰狼啃呢!


于是乎,莲花坞就成了一个兔子饲养所,专门养魏无羡送过去的兔子,并且魏无羡美其名曰:“江澄你没有老婆,肯定很孤单,送你些兔子解解闷,不用谢我,再见。”


江澄内心表示:妈的死给。


“还是和以前一样,兄长每天都会弹奏《问灵》,灵力应该耗了不少。”蓝忘机手上抚摸着一只兔子,想着昨晚探望的那个人连平常温文尔雅的笑都看到很勉强。


魏无羡撇嘴:“泽芜君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金光瑶被葬了也有十年了。要是有用早找到了。”


蓝忘机没有说话,他没有告诉魏无羡昨夜他也这么对自家兄长说,可是蓝曦臣却说:“总会找到的,现在没有,不代表阿瑶消失了。我能坚持,忘机你先休息吧。”然后蓝曦臣就躺下休息恢复灵力明天继续弹了,不过比以前来的好,以前除了吃饭睡觉以外,蓝曦臣是有多少时间弹多长时间,现在是每天弹一次。


魏无羡突然想到什么,从蓝忘机身上下来坐在他身边:“蓝湛,我听别人说我当年死了之后你给我弹了十三年的《问灵》,这么无聊你是怎么忍下来的。”


蓝湛:“......自己想。”


魏无羡:“诶你怎么又这样啊。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唔......”


蓝忘机直接堵上了魏无羡喋喋不休的嘴,绵长的吻之后,魏无羡推开他挑眉:“怎么,还恼羞成怒了。”说完还不知死活的舔了舔唇瓣。


蓝忘机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打横抱起魏无羡。


“蓝湛蓝湛,你看那两只兔子。”魏无羡指着不远处重叠的两只兔子试图转移蓝忘机的注意力。


“别看了,那两只都是公的。”蓝忘机头也不转的说到。


“诶你怎么知道的,快放我下来。”转移注意力的办法失败,魏无羡打算用最直接的办法。


......前几天也不知道是谁嫌兔子生的太多要把母的全送到莲花坞来着。


蓝曦臣的寒室里。


“曦臣,不久修真界就要开办宴会了,你......”


“叔父,我不想去。”蓝曦臣淡淡的说到,抚摸着一边盛开的金星浪雪的花瓣。


“不去?那怎么行,曦臣,十年了,你不出行任何关于修真界的活动,但这次的宴会,你一定要参加,你不为自己靠考虑,你也要为姑苏蓝氏着想啊。”


蓝曦臣深吸一口气,说到:“好了叔父,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蓝启人送了口气,目光转向那盆金星浪雪,眉头紧锁:“还有那盆花,身为宗主,可不能够玩物丧志。”


“叔父,我知道了。”蓝曦臣坐回案台前阅读书籍,蓝启仁也识趣的离开了。


蓝启仁离开后一会,蓝曦臣抬起头看向一边的金星浪雪,缓缓开口:“阿瑶......”


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上。


“阿瑶阿瑶阿瑶!!!!!”一个姑娘狂奔到一个男子面前。


“师父怎么了?”孟瑶疑惑道。


“为师这几天要出行,你得陪同一起去。”跑到那人面前之后又开始摆起来架子。


“陪同?为什么,你平常都是一个人出去,把我丢在山上的啊。”孟瑶默默的给一边的花浇水,毫不留情的戳穿自家师父“抛弃”自己的事实。


“阿瑶,这次出行非常重要,没人陪是很没面子的。”浮生在一边晃荡着徒弟的衣摆,一边抱怨道。


所以我出去是给你当炮灰的吗?孟瑶腹诽道


“阿瑶~~~~~~”


“行了行了,师父我知道了,”孟瑶按了按自己太阳穴,再不答应师父可能就要撒泼了,“可我该怎么出去,我顶着这张脸是会被乱棍打死的。”


“放心,”浮生拿出一个遮住眼睛附近的面具,“我都准备好了。”


————————————TBC————————————


第一次尝试在LOFTER发长篇连载的文章......


一个十年梗,其实我就是在作死......


尝试能不能更完吧>^<